酒文化,酒标签与消费主义 - 广州瀚源标签印刷有限公司
瀚源印刷 » 不干胶标签印刷 » 酒文化,酒标签与消费主义

不干胶标签印刷

酒文化,酒标签与消费主义

发布时间:2012-01-30

因为想喝酒,所以要买酒。看上去理所应当的逻辑,似乎也值得推敲。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要,开始,喝酒。喝酒这样的念头,是怎么在你心里种下了种子?喝酒这个意识,这个欲望是从哪里来的?
      先从远一点的开始说起——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广为人知的名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姑且把“想喝酒”这样的意识标签为层建筑吧。那么,决定这样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又从何而来?
追溯喝酒这件事在中国的历史,从印刷文化之前的口语文化,口口相传到妇孺皆知的“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喝酒表征了一种生活,也许开始时帝王的享受平民的浅尝;“杯酒释兵权”是关于美酒的神话,喝酒似乎道具似地存在于这些神话之中,并与某一阶级的生活相联系。至于民间民俗文化的创造“三碗不过岗”,正如费斯克所言,是大众对宰制文化的能动抵抗;又有对文化人的敬仰融于对酒的热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再看“酒后吐真言”、“酒逢知己千杯少”,这是对酒文化迎合的重构。再此它的功能性更甚于它给人带来的味觉快感。甚至对酒的态度严明的佛家之人——不得饮酒,不得尝酒,不得嗅酒,不得卖酒,不得以酒饮人,不得谎称有病欺饮药酒,不得至酒家,不得和酒客共语——也对酒有着拒与迎的无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至今世,对酒的需求甚至被缔造为人类内心的原始需求。没有人讨论要和不要,只有人说雪津比惠泉好,青岛比哈啤好,身边的媒介也在消费着酒的文化——“有时候只要一罐啤酒,她就会对你吐露心声”。为什么这些神话会被创造?真的是人之所需所以你不得不给?趋利避害乃人之本性,喝酒给人们带来了多少的力以至于人们忘记了害?根据使用与满足理论,之所以存在得下去时应为有需求,作为一种宽慰一种正当化的理由,这些神话是因为人爱酒而知其害而被创造还是这仅仅是一个商人要卖酒才酿出的习俗?
又是经济利益,经济利益酿造出的社会意识形态,就像吸烟,那么明显的危害却也不会有“有关部门”站出来说两句——统治集团争取支配权归根到底是与经济利益挂钩的,而统治集团宣扬的社会意思形态通常是社会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酒的文化,是豪放,是纵情,是逍遥,是忘却,是潇洒,是快活。所以,为什么不呢?这就是融入了民生的意识形态,总是以生活的面貌出现,这种传播隐性地却又是那样卓有成效地实现了统治阶级对大众的思想支配。
这种经济利益上的关系反映到大众传媒对受众的控制上,个人生活受制于传媒,那些不经意的提到了酒的字眼和画面,都让我们深深相信:“是的,我要酒!”酒理所应当的存在。
   但是在我看来,消费酒和消费主义的膨胀又不可分割。
消费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实际需要,而是不断追求被制造出来,被刺激起来的欲望的满足。
在这里的同学聚会上,你能看到四年前滴酒不沾的女生在小聚之时嚷着“不醉不归”,能喝酒才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当席间的敬酒蔓延成风,一个有一个的理由冒出来说服自己:“喝就喝,谁怕谁?”、“以后上了职场也要喝,现在练练”、“不喝人家多没面子,伤了和气就不好”——社会比较群体中个体会关注其他成员的观点,通过调整自己的立场来符合主流的方向——这些想法迎合着人人举杯的环境,这个环境里头,个体为了获得群体认同而不得不一饮而尽。
然而,你是不是觉得喝酒为你的文化身份又贴上了几个好的标签。你是不是需要这样的标签?还是你现在心里想说“变态吧?喝就喝,不喝就不喝,哪来的那么多理由?”
人其实是不是不需要那么多的理性?创造自己的文化,选择自己的生活。只是感觉,没有其他。
其实和酒相比,消费社会中奢华之至,耗尽你心力和钱财的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这么重的口气也多多少少冤枉了酒。姑且把文章里的“喝酒”换成“买LV”也是随你的事。
但,我们又确被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牢牢操控,不能翻身。我们现在总是想要,而不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


微信在线咨询 x
扫一扫加我微信
QQ点击咨询